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的位置: 水富县第一中学 >> 教师频道 >>培训学习 >> 正文

专业成长从成为一名真正的教师开始

发布人:曾凡古点击数:8006更新时间:2016-12-07

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篇教师的辞职文章,一位自称8岁开始就把“理想定位成一名人民教师”,成年后又轻松实现了理想的女士,走上讲坛不久后却作出辞职的决定。在辞职信中,这位教师表明:“我不否定,教师的工作确实很稳定,它稳定到,可以让你提前看透了自己的一生。我今年26岁,就已经看到了我36岁、46岁、56岁,直到退休的前一天。”

  毫无疑问,一份让人感觉到“每一天的工作都是重复,每一分钟甚至是每一秒钟都是大同小异的,生既是死,死亦是生”的工作无论对谁来说都是可怕的。这样的工作恰如一潭死水,即便不辞职,也只能是从“忙”到“盲”再到“亡”地虚度一生罢了。

  重复单调、毫无乐趣、痛苦不堪……这难道就是教师工作的真相吗?如果这就是真相,那么,我们又该怎么解释这个行业里存在的那些坚定的行走者、执着的探索者、深沉的热爱者?他们可曾有过与上述这位老师同样的困惑和痛楚?如果没有,他们又是如何实现成就和幸福人生?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读到马克斯?范梅南《教学的机智--教育智慧的意蕴》一书,我忽然意识到,或许,“触动”是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

  在我看来,这种“触动”是生命发出的信号,如同一种邀约。触动与回应蕴含了情感、精神的联结,不同的触动方式和触动内容,让教育变得复杂而神奇。触动会引发无限的思考,这使教师的工作充满探索性,有了精神冒险的意味。有了这样的触动,有了由此而来的思考与探索,教师的工作怎么可能又怎么能只是单纯地重复?

  如果觉得教师工作就是单调重复、无法从中感受到丝毫乐趣的老师,只是法律意义上的教师而已,他们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教师”。那么,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教师?那就必须聆听孩子需求的召唤。

  “教育的召唤就是那种让我们聆听孩子需求的召唤。”这是范梅南在书中提出的重要观点,他指出:“只有当我们真正感受到教育作为一种召唤而激起我们的活力,让我们深受鼓舞时,我们与孩子的生活才会有教育学的意义。”在他笔下,这种“召唤”有时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聆听这种召唤,需要双方生命的联结,需要建立起真正的“教育学”关系。

  为什么我们要聆听孩子的召唤?范梅南解释说,那是因为,“在孩子的召唤中还有一种我们听到的更根本的声音。我们体验到这是一种力量,这是这个孩子所拥有的征服那位能‘听到’的人的力量”。诚如范梅南所说,“教育学首先召唤我们行动,之后又召唤我们对我们的行动作出思考。与孩子们一道生活以及反思我们与孩子们生活的方式,这两者都是我们的教育性生存的表现”,真正的教师,就是这种教育性生存的教师。

  从那些辞职的教师身上我们看到了职业的困境,但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仍在岗的千千万万教师中,有多少是法律意义上的教师?我敢肯定,一定会有相当大的比例。因此,教师专业发展首先要解决的是让每个法律意义上的教师成为教育学意义上的教师。如同范梅南在书中指出,发展一种“指向儿童的价值取向”,让教师真正认识职业的意义,认同职业的价值,让他们“开始像真正的教师一样与孩子们一起生活和行动”,从而聆听到“孩子需求的召唤”。

  但是,当前各个层面教师专业发展的设计和实践,恰恰忽视了“真正的教师”这一源头性的问题,过分地迷恋和依赖教育模式、教育技能技巧。他们远离教育经典,排斥通识学习,希望能够学到拿来就用的技巧技术,学到可以普遍复制的所谓“模式”,这种急功近利的教师培养方式,也许可以解决一些眼前的问题,但无法从根本上支持教师走得更远。

  当然,不是说技巧技术不重要,而是本源性的问题不解决,再多的技巧技术也是枉然。因此,让教师成为真正的教师才是起点,才是教师专业发展的首要核心问题。只有如此,教师才会“一天比一天深入地钻到教学和教育过程的细节和微妙之处去,那时候,人们称之为塑造人的灵魂的艺术的东西,才会在你面前一点一点地展开新的境界”(苏霍姆林斯基),从而真正体会到教育的动人之处。至此,教师的专业发展自然就水到渠成了。(作者单位: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教师进修学校)

  《中国教育报》2016年11月7日第9版

                                                                                                        转自中国教育新闻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