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您现在的位置: 水富县第一中学 >> 学生园地 >>作品展示 >> 正文

狗柱

班级:高274班姓名:周云指导教师:点击数:1052更新时间:2022-02-17
又是一个寒冬,西北风呼呼的打在苟柱的脸上,北方的冬天真的是冷的要死!狗柱看着窗棱外片片飘落的雪花,不经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那还是二十年前,狗柱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扔在了南城墙下。好在命大,第二天被当地有名的大地主刘万武捡了去一直喂养。自记事起人们便把他叫狗柱,待他能走路起,便一直给刘家干活,受尽虐待,狗柱的身世也只有这么多,一直到现在二十岁也没能过上人样的生活。 起先他还是很感激刘家的养育之恩的,所以活做的很勤快,这是远近皆知的。可他们大不可把他当人看,给姨太们端屎倒尿且不说,近年来刘老爷染上了吸大烟的毛病,自己本身肺不好,常常嗓子眼儿会卡一大坨浓痰,狗柱作为随身侍奴,刘老爷想要吐痰了,就让狗住把嘴巴张大,吐到狗柱的嘴里。第一次的时候,狗柱非常难为情但又想到再怎么说刘老爷也是自己的恩人,于是照着说的做了,那夹着烟味儿的浓痰别提什么滋味儿了。过后狗柱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有一天他问刘老爷为什么要吐到他嘴里不吐到地上,刘老爷用鄙视的眼光瞪了一眼狗柱,随后扯高嗓子说道??“保护环境,从我刘家做起”。作为佣人再加上刚才刘老爷的眼神彻底把狗柱给吓住了,所以狗柱忍气吞声也没好再说什么,慢慢的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心上了。可是最近天越来越冷,刘老爷的病也越来越严重,就最近两天狗柱起码就吃了几十口浓痰。最后一次狗柱实在是忍不了了,乘着刘老爷向自己的吐痰的时候,把嘴巴赶紧闭上了,于是浓痰顺着狗柱的嘴角一直流到了自己的腿上。这下可好了,彻底把刘老爷给惹怒了,把狗柱拉到堂前,当着上上下下一百多号人的面用一根很长的马鞭抽打在狗柱身上,打的皮开肉绽才停止,随后狗柱被扔在了柴房。 西北风仍然呼啸着,像一把杀猪刀砍在狗柱的脸上,狗柱疼痛不堪,想着与其冻死疼死在柴房,还不如爬出去寻求一线生机。他蹑手蹑脚歪歪扭扭的走到门口,加上他平常就经常活动于这些范围,所以他比较熟悉后院的情况,他动作缓慢但过程很快。他忍着剧痛,先是翻窗,又是翻墙,咚的一声落在了墙外。 他艰难的站起来扶着墙往南走,现在除了疼与冷之外,饥饿也在敲打着他脆弱的肉体。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了一家肉夹馍小店灯还亮着,狗柱闻着肉香与馍香不停的吞咽着口水,可摸了摸口袋,一分钱也没有!狗柱摇了摇头叹息着继续往前走。小店老板可能看出了狗柱的困境,主动喊回了狗柱,送给了他一个比较饱满的肉夹馍,说是看他身上有伤,可怜给他的。这可把狗柱激动坏了,连忙接过来咬了一大口,嘴里还在咀嚼着不清不楚的说道??你放心,等我以后有钱了一定会还给你的。老板厌烦地招招手让他赶紧走,狗住满足的离开了。吃着手中的肉夹馍,走着走着用余光看到有一条哈巴狗蹲在一个大门口正奄奄一息盯着他手里的肉夹馍,狗柱连忙用手护着说道,这是我的不是你的,你别看了,看了我也不会给你。可是狗柱终究于心不忍,馍总共就只有巴掌大,狗柱怕夹的肉里有狗肉狗吃了犯忌,便取了一点沾有肉汁的馍扔给这条狗,嘴里还说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就给你一点吧。这条哈巴狗吃了之后,眼睛看着狗柱泛起了光芒,疯狂的摇起了尾巴,一直跟在狗柱后面。狗柱怎么都撵不走,于是他想着有条狗跟着就跟着吧,以后还能给他谈心,有个生灵跟着,总比一个人强吧。 狗柱正想着到南城后的美好事情,一只大手突然挡住了他前进的方向。狗柱惊恐的抬头看了去,这不是南巷恶霸张日本咩,这可把狗柱吓坏了,但好在张日本的目光并没有落在狗柱身上,狗柱也就松了口气,但随后目光就落到了肉夹馍身上,狗柱赶紧伸手挡住肉夹馍连忙说道??“这可是我唯一的粮食了,求求你别打他的主意”。啪的一声,一个大耳光打在狗柱脸上,紧接着又是啪啪几个耳光,加上饥寒交迫,身上又有伤,狗柱直接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眼睁睁的看着那半个肉夹馍消逝在张日本的大嘴里。哈巴狗一直舔着狗柱的手背,狗柱没有任何反应。这时候张日本打了个饱嗝开口了,肉夹馍太少了,还不够我塞牙缝咧,况且我还有几个兄弟等着我呢,你的狗我用了。话音未落,只听见狗爪子在雪地上摩擦的声音,犬叫声惊扰到了院子里的住客,有一家灯突然亮了,打开窗子探出两三个脑袋来对着这一幕场景其中一个脑袋比脸盆还大的汉子吼道,艹他娘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紧接着又关掉窗子,关了灯大概又睡了去。狗柱在哀鸣中渐渐清醒过来,眼巴巴看着这一幕,自觉伸出手想去抓住那只狗,可奈何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感觉比之前更冷,更疼,更饿,看着张日本渐行渐远的身影,在黑夜中传来一个回音??“别急,做好了会有你份的”狗柱的手指在雪地上几乎都要戳出洞来了,可身子还是没有一点起伏。不知过了多久,但仍是黑夜,狗柱在丝丝温暖中苏醒过来,睁眼一看,原来是张日本正把尿撒在他的脸上,狗柱忍无可忍,自己被刘老爷欺负就算了,连地痞流氓也凌辱自己,他想破口大骂,可也只能是想想罢了,牙巴就像是粘了吸铁石一样,张半天一句话没说出来反倒溅了尿。 默默忍受着张日本把尿撒完甩下了一个铁盆,端端的扔在狗柱面前,据狗柱的经验,一下就闻出了这是狗肉汤的味道,这时候狗柱不知哪来的力量从嗓子眼里吼出了畜生二字,便挥手把狗肉汤打翻了去……还没等肉汤结冰,就来了一群野狗,争抢着吃地上的狗肉,可狗肉实在太少,不足以饱腹,可怜狗柱身上的血迹太重伤口显露的太多,于是……苟住便在疼痛与屈辱中葬身狗口,前前后后几个时辰,苟住也没发出一丝声音,这一夜就这么在西北风的呼啸中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刘老爷家的奴仆去南城买菜,途中正好看到了一群狗在围绕着一个不知什么东西在啃食,周围全是血色,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具尸骨,这可把奴仆吓坏了。连忙跑回去给刘老爷报告了这件事情,这时候去柴房添柴的人发现狗柱不见了,并且草堆是凉的,这才推断出那具尸骨正是狗柱。为了不想让事情继续发展膨胀引起太大的风波,刘老爷立马命人把狗柱的尸体拖到了南城墙下用土潦草的埋了起来……并打着铲雪的名义,把一路上的血迹处理的干干净净 。几天之后,一则布告出现在了刘家大院门口,写的是??忠义奴仆狗柱在恭贺新春,高挂灯笼时,无意摔下滑梯,磕碰了脑袋,久经救治终驾鹤西去,念与夕日之所为,特将其埋于南墙,以便是落叶归根,了结此生遗愿。 年初,随着新符换旧符,鞭炮声中把岁除,一大批名门世家还有寒门都纷纷给刘老爷拜年,并致新年贺词。举杯的时候,都夸赞刘老爷功德无量,造福桑梓。
  • 上一篇文章活着
  • 下一篇文章